移动版

第三大股东持股全部冻结 安宁股份上市1个月首现跌停

发布时间:2020-05-26 04:32    来源媒体:和讯

每经记者 曾剑 每经编辑 卢九安

上市 1 个多月,安宁股份(002978,SZ;昨日收盘价31.95元)股票在5月25日下午遭遇上市以来的首个跌停。

消息面上,安宁股份在5月25日午间曝出第三大股东罗洪友持股已全部被司法冻结。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罗洪友曾有“矿业黑马”之称,也被认为是攀枝花市的一个神秘富豪,旗下矿产资源众多。

目前,罗洪友持有的安宁股份股票市值逾10亿元,由此可见其涉及的借款纠纷的金额不小。

第三大股东陷借款纠纷

5月25日午间,安宁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通过中登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统查询,获悉股东罗洪友所持有的公司股份于5月22日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截至目前,罗洪友持有安宁股份股票3400万股,持股比例为8.48%,为公司第三大股东。其中,罗洪友所持安宁股份1659.58万股股份被冻结,所持1740.42万股股份被轮候冻结。两项股份冻结执行人均为四川省攀枝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攀枝花中院),冻结原因为借款合同纠纷。

据悉,攀枝花中院此前就执行人攀枝花市商业银行科技支行与被执行人罗洪友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作出裁定:冻结罗洪友持有的安宁股份9.43%的股权(前述持股比例为安宁股份上市前罗洪友持股占比,上市后罗洪友持股比例变更为8.48%)。

值得一提的是,罗洪友涉及的债务纠纷不只于此。在4月23日,罗洪友所持安宁股份1740.42万股股份已经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安宁股份招股说明书显示,因罗洪友控股的盐边县宏缘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宏缘矿业)与会理县凤鑫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会理县凤鑫工贸)之间存在业务往来。截至2019年4月30日,宏缘矿业尚应付会理县凤鑫工贸2.7亿元款项。因上述事项,罗洪友将其持有的安宁股份3400万股股份质押给了会理县凤鑫工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罗洪友借款纠纷的爆发,似乎成为安宁股份股价25日跌停的重要因素。5月25日上午,安宁股份股价低开后持续下跌,跌幅一度超过7%,但在上午收盘前有所回升。而在下午开盘后,公司股价大幅回落,并最终躺在了跌停板上。

安宁股份于4月17日上市,股票发行价为27.47元/股。上市后第二个交易日,公司股价一度突破40元关口,但很快便回落,4月28日其股价跌破30元。5月以来,安宁股份股价逐步回升,但5月25日的跌停几乎让这一轮上涨前功尽弃。

截至5月25日收盘,安宁股份股价报收于31.95元/股,罗洪友持股市值约10.86亿元。

罗洪友被称为矿业黑马

对于罗洪友爆出的股权冻结事项,安宁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罗洪友不属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或第一大股东,其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事项不会导致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变化。

在安宁股份上市时,罗洪友曾承诺,其持股将锁定12个月,未来减持也将履行提前披露的义务。而根据上市公司此番公告,若不能解决好借款纠纷问题,其恐怕存在着被动减持的风险。

对于上述情况,《每日经济新闻》记者5月25日曾致电安宁股份董秘办,其相关人士称其不清楚具体情况。

在四川矿业界,罗洪友颇有声名。罗洪友最早现身资本市场源于H股上市公司中国铁钛的两份收购公告。2010年1~2月,中国铁钛连续发布收购公告称,拟合计耗资逾5亿元收购相关矿产的探矿权、采矿权以及相关生产厂房和资产。中国铁钛的这两笔收购都与罗洪友有关。根据公告,罗洪友当时是会理阳雀箐铁矿的独资经营者,并持有会理海龙76.69%的权益。

正是上述收购,让罗洪友这个神秘富豪进入公众视野。彼时,《成都商报》曾报道称,罗洪友大本营在攀枝花市盐边县,在当地拥有多处铁矿、煤矿,被称为“矿业黑马”;甚至有矿业老板称:“(罗洪友)的资产接近50亿元,如果你只做1亿元的生意,他还得考虑考虑。”

事实上,如果罗洪友当时真有50亿元身家,其可位列2009年胡润百富排行榜四川富豪第10。

此后,罗洪友跟着安宁股份一同开始现身A股市场。2017年,安宁股份A股首发上市申请被否。2018年3月,龙蟒佰利(002601,股吧)曾宣布作价45亿~50亿元购买安宁股份100%股权。不过,这笔交易到2018年5月便宣告终止。此后,安宁股份再选择了IPO,并最终成功。

据安宁股份招股说明书,罗洪友于1962年出生,其2007年至今任宏缘矿业执行董事;2010年至今任四川东方浩远矿山工程董事长;2012年11月至今任东方浩远投资执行董事。罗洪友直接和间接控制着诸多产业,其中包括务川自治县中联矿业、凉山蜀西若水矿业、盐源伯特利(603596,股吧)煤焦化、四川迦南矿业投资、甘洛豫光矿业等。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